但在绝大多数时候,我并没有这种反思

菜头,每次和你参加重要的会议或者聚会,听你讲话的时候我的心都紧紧攥着,生怕你下一句话就扔出个雷来,都不知道到时候怎么给你平。

 

后来我仔细回想了一下,好像我的性格里的确有这种特质。在社交场合里,如果大家要都不爽的话,那么我宁可我先爽了,对方怎么感受不重要。因为我有另外一面的补偿:在私人交往中,我会主动做退让,所以朋友们很诧异,觉得我在朋友的聚会上显得拙嘴笨舌,无论朋友们怎么拿我打趣揶揄,我都很难反唇相讥,空气里都是欢乐的分子在做潮汐运动。但是,在外人面前就完全不是这个样子,我很少顾及到对方的感受,一方面是抱定了如果我不喜欢对方,大家以后再也不用见了的心态,另一方面则是认为有趣,因为最快速认清一个人的方式,那就是看对方在突然的刺激下会做什么反应。这样说起来,我是那种恶魔一样的人物吧,很难让人喜欢。

 

但在绝大多数时候,我并没有这种反思,也极少保持这种警觉,而是采取了一种自我纵容和公然放肆的态度,还认为自己相当礼貌得体---这就是自我认知偏差。那么,现在我想再问你一句:你还坚持认为自己其实非常礼貌得体?或者我们不那么刺激,换一个问题问你:你觉得你的礼貌得体和你的钱有关么?如果你只有现在的一半资产,你是不是就会变成了一个混球了?四分之一呢?十分之一?